欢迎您!
主页 > 有钱人高手坛25500me > 正文
星州之殇no zuo ndie
日期:2022-05-19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从首尔开车南下,到乐天星州高尔夫乡村俱乐部大概需要4小时。这座18洞高尔夫球场位于韩国东南部的庆尚北道星州郡草田面韶成里的一座山上。作为乐天旗下的精品球场,星州高尔夫乡村俱乐部“师出名门”,由杰克·尼克劳斯设计公司前首席球场设计师汤姆·皮尔斯操刀设计完成,并自我标榜为“韩国最美、最有益健康的球场”。但一切关于星州高尔夫的“美好过去”,都已随“萨德”的进入而灰飞烟灭——于高尔夫而言,星州已死,勿念。

  总占地面积2000亩出头,建在高地、森林和盆地溪谷之间的星州高尔夫乡村俱乐部于2009年开业,这座崭新的高尔夫球场亮点之一是最大程度保留了原始自然风貌,尊崇了高尔夫运动最自然的一面,如此定位让该球场很快成了一座让韩国高尔夫球友认可、喜欢的山地球场。

  星州高尔夫球场总长度7220码,标准杆72杆,前九洞地势自然起伏、山坡较多,后九洞则拥有天然岩石和海拔更高的地势。相信一场18洞之旅下来,球友体会最深的便是星州高尔夫球场的球道起伏之大和纯自然山景。

  与18洞山地球场相匹配的,是星州乡村俱乐部极具功能性,也兼具设计感的庞大会所。会所涵盖了餐厅、茶室、高尔夫专卖店和极具艺术气息的陶艺馆。而在建筑风格上,该会所完全摆脱了“经典装修”的沉闷,注入了现代感十足的时尚空间,木材与石材的共同运用搭配出了一种坚固、稳重之感。尽管没有实地去过星州乡村俱乐部,但可以感觉到这座球场“雄心勃勃”的定位——运动与商务兼得,是韩国球友的休闲之地,更是外国球友的度假之地。

  星州高尔夫乡村俱乐部并非“纯会员制俱乐部”,只要提前预约,确定有Tee Time的话,来此打球很容易。价格方面,直接从球场预定的线元人民币左右,假日则是1000元人民币左右。

  但随着“萨德”的进入,星州高尔夫球场已经走进“灰飞烟灭的程序”。“萨德”为什么选择星州高尔夫乡村俱乐部?

  “萨德”本来拟定部署在庆尚北道星州郡星山炮台。韩美后又觉得海拔680米的星州高尔夫球场高于海拔383米的星山炮台。而且,球场附近道路通畅、基础设施齐备,面积也比星山炮台大,便于架设雷达和拦截系统。

  就是这样“简单粗暴”的过程,一座本该鸟语花香、时而响起清脆击球声的山地球场变成了“一潭死水”,同时成为一块严重威胁东亚安全、中国安全的“土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与韩国政府签约卖球场的韩国乐天集团自然没有“好果子吃”,其旗下的“产品”目前受到中国民间自发的抵制。

  除了变成“萨德”用地的原星州高尔夫乡村俱乐部,乐天集团旗下还有金海、济州、扶余三个高尔夫俱乐部。而这其中,位于济州岛的乐天济州高尔夫乡村俱乐部最为著名。

  济州高尔夫乡村俱乐部拥有两座18洞球场,由著名设计师小罗伯特·琼斯操刀设计,打造出了竞技性与自然景观完美融合的两座球场。

  济州高尔夫乡村俱乐部是韩国男子职业巡回赛的场地之一,2010年韩国女子职业巡回赛最后一站也曾在这里举办。2009年,该俱乐部当选韩国十佳俱乐部。另外,包括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以及多位政商界人士均曾到场访问并对球场景观和服务表示了极大的赞赏。

  而济州高尔夫乡村俱乐部的高品质也曾经吸引过众多中国高尔夫爱好者,但“萨德”的部署毫无疑问将令中国球友改变高尔夫目的地——毕竟中国周边打球的地方太多,韩国并非是唯一选择。

  乐天集团旗下,位于朝鲜半岛东南方向庆南的金海高尔夫乡村俱乐部,以及扶余郡的扶余高尔夫乡村俱乐部,在接下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也会逐渐在中国球友的海外高尔夫行程中“销声匿迹”……

  “萨德”全称为“战区高空区域防御系统”,2008年正式部署,与“爱国者”构成了美陆军的高低搭配反导体系。一套“萨德”系统通常由指挥车、火控雷达、6部8联装发射装置和48枚拦截弹组成,其技战术性能有着诸多与众不同的特点。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目标识别能力强大。“萨德”系统使用的AN/TPY-2型X波段雷达,号称当今世界上最大、功能最强的陆基移动雷达。美军方宣称其探测距离为500千米。由于雷达探测距离与目标的雷达截面积密切相关,故该型雷达对于弹体尚未分离的上升段中远程和洲际导弹的探测距离应在2000千米以上。该型雷达可在870千米距离探测到雷达截面积较小的隐形目标,故具备相当的反隐型战机能力。该型雷达使用的窄波束,则能在580千米左右的距离精确评估目标弹头的预计位置,并识别假弹头。

  在东北亚特定地缘环境下,“萨德”在韩国实施“前沿部署”后,其雷达监控范围可深入覆盖东北亚腹地,平时可摄取该地区国家诸多情报、积累目标特征数据,战时则充当早期识别与跟踪工具、提升导弹拦截概率。这就使“萨德”不局限于充当单纯的被动防卫性“盾牌”,还具备了相当的攻势防御能力,从而远远超出了朝鲜半岛防卫的需求,极大危害到东北亚地区国家的战略安全利益。(资料来源于《解放军报》)